吉桑腦腦腦

最近痴迷Undertale,我的英雄學院,信蜂,Ori and the blind forest,排球少年,邪靈入侵,神偷奶爸以及來自深淵……。

呃…你們稱我吉桑就可以了!!
不是太太啊啊啊


並不是一個大叔,不過也愛大叔!
此人也是一個腦洞王!!!


勵志要成為大觸,而你們的關注,小紅心和小藍手都是我的活力來源♥♥♥

很高興認識你(ˊ▽ ˋ )


※頭像by三杯安静(上学长弧中

【惡業力向Delsin /你】


【惡業力向Delsin /你】(略ooc

※富含令人崩潰的玻璃渣渣

不討厭的話就開始吧……



我住在曼哈頓,她是一個美麗的城市。

如此的美麗,也有著不少混亂。

最近新聞上報導的“恐怖分子”在大街小巷傳得沸沸揚揚。

還有人說他看到戴著紅色毛帽的‘’旗子哥‘’,在電力塔頂端上的旗子用噴漆罐畫上奇怪的圖畫。

有人還說他不是人,他甚至用某個奇異的能力殺了他的朋友,他‘’親眼‘’看到的。

“如果你真的是親眼看到的你多半也活不了吧。”我在心裡駁斥他說的話。

我從未遇見過他們所說的恐怖分子,我只是安分守己的在過生活……但或許因為他們殺了一些人民,讓我的生活變得非常不平靜,耳根子從未安靜過。

唉,政府也一樣渣。

‘’如果我也能當上像Reggie前輩一樣的好警察就好了……‘’可是這樣的話從我這一個已經辭職的員警說出口也永遠改變不了什麼……

-----------------------

今天我準備出個門買早餐。

才跨出門外沒多久,就看見一旁有許多被紅劍刺穿、煙氣圍繞等等的屍體,血還在湧出他們的身體……

“呃啊啊啊啊-”我失聲大叫,我開始奔跑,下意識覺得自己會死。

雖然我現在生命的唯一的意義就是在等待死的那一天到來,不過事實上自己其實也不想承認吧。

“碰轟---”

這時我才發現一旁屋子上的電力塔發出如此尖銳刺耳的聲音--屋頂上有人!

那位瘦高的男人以快到只剩殘影的速度向我直奔而來,一手直接把我壓制在地上。

他戴著暗紅色的毛帽,身穿著血紅色的衣服……

“咳咳……咳咳咳咳……”我覺得我的喉嚨快被扯斷了……

他該不會就是……被稱為旗子哥的人吧……

在他沒有任何光線倒映的深褐色眼瞳裡隱約透露出一股殺意,以及…說一種不上來的……孤寂。

他的手稍微鬆了一些,但一旁的紅色光劍絲毫沒有給我反抗的意思。

“我認識你,你是我哥哥的同事。”他面無表情的用低沉嗓音詢問著。

“咳……咳咳……你哥哥……該不會是……咳咳……一名警察?”

接著他語中開始帶著憤怒回答:“是啊,他是一個好人。“

我的臉炙熱了起來……簡直快要不能呼吸了……

“他說你是個好人…可惜辭職了,我來不及認識你……這我願意相信,但好人並不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他以一種詭異的笑容說著--

“他過世了,我也有錯……但是如果不是因為你們這種滓渣,他或許就不會死了……不,他就不必被你們殺死,而是由我來殺死!”他流下了淚水,但也大笑起來……

“呃…咳咳……咳……Del……sin……咳咳咳……”我的臉被他的手整個覆蓋住,還伴隨嗆人、高溫的煙氣……

他將掐住我脖子的手拿開,隨即射下無數的紅色光劍將我的身體穿透,不停流血。

“我已經不再是你認識的Delsin了。”

在我痛得閉上眼之前,我看到他在牆上用霓虹色的字寫著:世界因你而敗壞

“……………………………”

------------------------

END

在這裡感謝 @巴氏方橙 太太的條漫讓我有了靈感!

(我寫這篇文章的原因就是希望自己吃點玻璃渣清醒一下,感謝各位的閱讀!

评论(7)
热度(16)

© 吉桑腦腦腦 | Powered by LOFTER